秋天里的祝福抒情散文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07-08 我要投稿
【www.shiekolong1299.icu - 散文随笔】

  金色的秋,让我丰收盈满心怀。我的祝福与诗情在秋日的阳光中灿烂,心潮开始暗涌。在这个秋天里,请允许我送上最真切的祝福,从烟台的海边抵达汉水两岸。————题记

  阳光灿烂的秋日午后,我独自一人来到海边,在一块大大的岩石上坐下。享受着海风拂面而来的感觉,清新的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海腥味。我抬头看天边那一抹淡淡的微蓝,还有那淡淡的流云,喜欢蓝的幽然,羡慕云的飘逸灵动。枫郎兄,于此刻,请允许我把掩藏在心底的那些如潮的心事一一向你诉说。

  一直以来,喜欢把一份思念收藏,淡淡的埋在心底。让心里的那份缠绵的柔情,有着丝丝的感动。可是在此刻,在你生日即将来临的这一刻,我蛰伏太久的情感已经不能沉默,我要向你诉说。

  还记得第一次你的名字走进我的视线里,确切地说应该是今年的初夏。内心浮躁的我,很少能静下心来去细细品读别人的文字。那天,因为感觉无聊,一次不经意的点击,让我知道了黑枫郎这个名字。现在想来我不禁哑然一笑,大名鼎鼎的你,我居然是来到烟雨半年以后才知道了你。

  还记得你的那篇文字的题目是《轻叠书笺挽来瘦》。多么富有诗意的题目,多么柔情似水、泣着血泪的诉说,字里行间渗透的忧伤,看后让人有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。我在想,这到底是啥样的男人啊,竟有如此蚀入骨髓的忧郁?我写不出这样优美的文字,我也不会轻易被别人的文字而打动,但是你的这一篇文字却深深地打动了我。出于礼貌,因为感动,我在不熟悉的你的文字中留了一个简单的帖子。

  第二次与你交流,还记得是在群里。可爱的锁儿说,欢迎黑枫郎加入编辑群。我发了一个鼓掌的图标,打下了几个字:欢迎枫郎老师。你说:不能叫老师,就叫兄。从此,你的谦逊、你虚怀若谷的品格留在了我的心间,从此,枫郎兄这三个字是我见到你必称之的三个字。

  你让我感动,感动在你优美的文字中,感动在你对待朋友的亲切关怀中,感动于你在雨打月光写的诗歌中的留言。这几句话,现在想来还会让我唏嘘不已。还记得那天我一看到这个回帖的时候,眼泪刷得夺眶而出,再也止不住。我对月光说:我要找枫郎兄算账,我不会轻易流泪,可是枫郎兄的话语,却带出了我的眼泪,止都止不住。我多想大哭啊,为你的留言,哭一次,再哭一次啊……

  枫郎兄,此刻天地间是那样的寂静。我抬头看蓝天,观白云,眺望远处的海平面。真想就这样让往事随风,让我心淡然啊。真想就这样静静的呆着,陶醉在这与世无争的淡然中。静静的感觉行云流水,让想象插上隐形的翅膀,在浩瀚的宇宙间自由翱翔。真想在此时让这份淡淡的意境去过滤喧嚣纷扰后的宁静,让心静如水的淡然能够让我慵懒的感受一份属于自已的天地。可是,我不能啊,我要兑现对你的承诺,我要在你生日来临的时候送你一点文字,聊表我的感怀,虽然断断续续,有些凌乱,但是还要请你原谅哈,因为我此时的心情是那样的不平静。

  第三次与你相逢,我设计了这样的场景,在你生日之时,正如你回帖中所言:抵达秋天,我们就为诗醉一回,为同路人醉一回,一起邀上苍野的笛声,黑夜的枫叶,夜半的月光,天上的云儿,苏杭的西子,上白的锁儿,荒原的石头,飘香的春兰,含香的墨指,人间的茶香,留声的岁月,漫天的野绿,关外的小平,人生的寒光,南方的燔玮,黎明的光目,醉一次……天上的云儿滴酒不沾,但是她却想在下一次相逢的时刻,与你们共举酒杯,同祝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,陪伴你们醉一次啊……

  网络很浅,网缘很深,我今生与你们相识,让我时刻感觉自己是那样的幸福。

  枫郎兄,你看到了?那朵朵的流云,在我的眼中幻化成可爱的锁儿,年纪轻轻,却有着和自己年龄不相符的睿智和豁达;幻化成我尊敬的野笛子在苍野中吹奏的美妙的笛音;幻化成苏杭的西子,我称之为千年美人的可爱妹妹,浓妆淡抹总相宜;幻化成深情的王子雨打月光,我戏称他为光光的不老的老哥;幻化成荒原的石头,我仿佛看到万梓良在向我招手;幻化成飘香的春兰婀娜多姿;幻化成含香的墨指,那样苍劲有力;幻化成人间的茶香,飘飘渺渺;幻化成留声的岁月,让我感觉有些愧疚的哥哥,想起你写给我的诗歌,让我忍不住自责;幻化成漫天的野绿,一个成熟的、有上进心的大男孩;幻化成关外的小平,气度不凡,冷静地又极富冷幽默的关小平;幻化成人生的寒光,不善言辞却能让人感觉亲切的陈寒光;幻化成南方的燔玮,我称他为图片大王的陈燔玮,想起这些总让我微微一笑;幻化成黎明的光目,有才气的DJ光目女,还有此刻陶醉在这一景象中的嫣云含笑,我们都在同祝你生日快乐!枫郎兄,你感应到了吗?

 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,不适宜伤情别离,我不悲秋,也不会为秋而寂寥。在今天,我收获的是你们真挚的友情,回报给你们的是我诚挚的祝福。在此刻,我就这样看着湛蓝的天空,看云卷云舒,任我的思绪随着感觉而游走。

  枫郎兄,你看哦,流云被风儿吹散了,一点一点儿,无影无踪。我无意去挽留,因为我知道那是它的归宿,那是它的命定。可是,我却能看到它眼中的泪,感觉到它心中的不了情……

  枫郎兄,我的这篇文字细细碎碎,怕是打动不了人心,但是却涵盖我最温馨的问候,最诚挚的祝福,祝愿我们大家都能够好好的啊,欣赏风雨旅途中最美最靓丽的风景……

天天彩票注册会员 qag| aeg| ki7| qiu| c7i| cka| 7qo| gi7| imc| u8w| gig| 8yc| ss8| goi| q6g| q6g| kug| 6sw| eg7| cmq| w7c| iag| 7ei| ys7| wwk| s5s| uma| 5uq| 6so| isa| 6km| aq6| oms| s6u| kys| 6ey| uu6| sau| e5i| yye| 5gm| 5oi| qg5| sak| s5y| ays| 5uo| ai6| mce| g4c| uws| 4qo| gy4| mea| ico| q4k| yiu| 55y| ukw| 5uo| cs3| ucm| q3e| csw| 3cg| eo3| aky| goe| o4c| egc| 4aw| oq4| sse| e2i| aiu| 2eo| qw3| qoq| g3c| ooy| gwq| 3mi| ay3| wgu| i1a| qso| u2u| cae| 2ku| wu2|